网络文摘

报告文学:特殊救援

作者:黄军峰

发布时间:2019-11-01 09:17:20

来源:光明日报

插图:郭红松

【中国故事】

先是一缕青烟,接着是一束火苗,像蛇的信子,吞吞吐吐,长长短短。

很快,怎么形容呢,也就是眨眼工夫,火苗裹着浓烟,拧着劲儿往上蹿,一条金鳞黑蟒吞云吐雾,腾空而起。巨蟒分身成功,一条,两条,三条,数条……它们以秒为单位,迅速蔓延,张牙舞爪,咆哮着,试图吞噬眼前的一切。

原油储罐泄漏,拱顶罐、卧式罐、球形罐、化工装置塔相继燃火,内部状况不明,火势无法控制,爆炸随时发生。

更可怕的远不止这些。

常识告诉我们,一个10升装的家用液化气罐爆炸,相当于150千克TNT炸药或3000颗手雷的威力,而1千克TNT炸药足以毁掉一座二层小楼。现在的情形是,储油罐连接着地下输油管道,输油管道连接着的是,上万吨储备油。

火势愈加猛烈,20米之外,救援人员已无法靠近。

此时是上午9时38分。

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才是早晨八时多点儿。

许开诚习惯性烧了壶白开水,坐在了椅子上。他用力扭扭脖子,使劲儿挺挺腰板,七十多岁的人了,身上的很多零件免不了老化,尤其颈椎和腰椎,这两个“轴承”都已经少油多锈,不太灵便了。

电水壶哼哼喘着粗气。他靠在椅子上闭目凝神,略有所思。

助理张树生轻轻推门进来。许开诚睁开眼,两人四目相视,二十来年的交往让他们心照不宣。

“快开始了吧?”张树生用右手稍稍推了下眼镜,这个向来不苟言笑的“理工男”,脸上铺着一层凝重和疲惫。

“快了。”许开诚用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体内虚火浮升,加上失眠作祟,他已经好几天没睡过舒坦觉了。

“都准备好了?”张树生显然还是不太放心,瞪大了黑眼圈直勾勾盯着他。

“嗯。”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许开诚没有搭话,继续靠在椅子上,他用手捋了捋灰白交杂的头发,瞟了一眼桌案上的电话,再次闭上了眼睛。

火场50米外,是临时指挥部。指挥部外,围着上千名“看热闹”的人,本地的、外地的,还有不少外国人。

李铮手心里捏了一把汗。他知道,如果这次救援失败意味着什么。那样的结果,无法向许开诚他们交代,自己也将处于尴尬之地。嘲讽,挖苦,冷眼,这脸可就丢到大洋彼岸去了。

控制器,温度检测,气体分析,着火点侦察系统……李铮把眼前的所有设备又检查了一遍,每个微小的插头都不敢放过。

9时40分,火灾发生不到两分钟,指挥部下达命令:救援开始!

火灾侦察,最先进行。

救援人员轻装上阵,轻轻按动按钮,自我保护系统启动,无数条水柱把“侦察员”通身笼罩起来,一个圆形水幕,更像是一个“金钟罩”。

紧接着,“侦察员”钻进滚滚浓烟。“温度超过200度……”“未发现有毒有害气体……”“发现着火点……”

原来,大火的内核竟是如此壮观;原来,火场的内部竟是这么危险和复杂……

一组又一组数据传送出来,在场的人兴奋不已。这是人与灾难最近距离的一次对抗。

突发状况还是发生了。

轰隆一声闷响,强大的冲击波辐射开来,整个地面微微晃动了一下——火场内部突然爆炸。

李铮的心和着地面的节奏抖动了两下。眨眨眼,定定神,赶忙查看线路,迅速观察系统运行,他强按住心跳,越是在这个时候,越不能慌乱。

情况远比预想的要好,“侦察员”的身子只是轻轻晃了晃,继而稳稳地站在那里,一切正常,完好无损。

这次爆炸,距离“侦察员”仅仅5米远。

地震,洪流,火灾……面对始料不及的灾难,我们渴盼一场成功救援。那种没有伤亡,没有牺牲,高效率的救援。

以消防职业为例,据有关数据,新中国成立以来,有600余名消防员在救援中牺牲,近几年每年有超过300名消防员受伤或致残……

这是沉痛的代价。复杂的灾难环境,危险的救援现场,人不能进,人不能近,人不能为,常常使我们痛心疾首,束手无策。

我们从来不惧怕灾难,但我们不能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莽汉,我们更不愿看到本可以避免的牺牲。

9时42分。

几乎是在同时,许开诚和张树生看了看时间,办公室里,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

他们又把目光齐刷刷地转向桌案上的电话,它静静地躺在那里,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手雷,又像是这辈子下得最大的一次赌注。

千里之外的救援已经开始,而他们一无所知。

输与赢,成与败,欢与悲,无数个日夜的煎熬,将在几分钟之后揭晓答案。

这道题,他们答对了吗?

对于许开诚而言,及格不行,他们需要的是满分。

五名“救援兵”组成的救援小组配合“侦察兵”迅速投入战斗。

拖着60米长的水袋,“救援兵”分赴不同起火点。浓烟滚滚,烈焰熊熊,一条又一条小腿粗的水柱喷射过来,似百万雄兵从天而降。

10米,8米,6米,5米……热浪一波又一波辐射开来,30米外的人们都能感受到辐射热的强烈冲击,“救援兵”与火源的距离却在逐渐缩小。

化工装置塔高达27米,完全被火势和浓烟包围,像个披着灰纱的巨大火炬。

20多米外,“救援兵”调转水炮口,憋足气力,转眼间,长长的水柱射向装置塔顶层,水柱在半空分散成无数个水滴,水滴紧紧地抱住浓烟,搂住火苗,跳下来,摔到地上,水滴四溅,粉身碎骨。

壮观!精彩!!

与此同时,其他着火点的火势业已得到控制,一条又一条凶猛的黑鳞金蟒气消神落,奄奄一息,化作腾腾而起的蒸气。

主火彻底扑灭,救援人员迅速跟进,残火在一片沸腾声中,一一熄灭……

时间定格在9时48分。

短暂的八分钟。漫长的八分钟。

沉浸在紧张救援中观望的人们回过神来,瞬时,欢呼似潮。

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李铮才发现额头上已经挂了汗珠。他拨通了电话。

“非常圆满!效果非常好!”

李铮显然有些激动,但这两个“非常”还是揪住了许开诚的心。

放下电话,许开诚接连喝了两大口水,痛快,解气!

一旁,助理张树生早已迫不及待,“怎么样?怎么样?”他把眼睛瞪成两个黑亮的葡萄。“我们,我们成功了?”张树生的声音有些哽咽。

许开诚颤抖着嘴唇,两颗晶莹的水珠从眼睛里跳出来,滑到脸上,躲进深深浅浅的褶皱里。

办公室里的气氛瞬时活跃起来。许开诚站起身来,挺直了腰板,踱来踱去,此时此刻,他最想酣畅淋漓地打一场乒乓球,激烈的,刺激的,带有挑战性的那种。张树生也站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心血,汗水,委屈,不解,这时都化成最好的庆祝礼物。嘀嗒嘀嗒,表针的声响有力而富有节奏,像在发泄似的奔跑,又像在跳着欢快的舞……

想必大家已经猜到,执行这场救援任务的六名“战士”并非常人。

没错,它们是机器人,防爆消防灭火侦察机器人。

6∶24;9∶40;180.5∶208;5∶20……

这场救援之后,李铮总结出了这样几组对比数据。

看第一组,常规消防水炮,至少需要4个人配合操作才能完成。也就是说,6台机器人的作战力量,可以与24名消防员比肩。

来看第二组,常规消防水炮的出水量大致为每秒9升,而机器人的出水量为每秒40升,将近四倍的差距。

来看第三组,这场火灾救援,总用水量208吨,其中机器人用水180.5吨,也就说,在整个救援过程中,消防灭火机器人毋庸置疑地担当了主力。

最后来看第四组,如此巨大的火灾,消防员与火场的最近救援距离,20米已是极限,每前进一米,危险就增加十分。机器人却能在离起火点仅5米的距离内实施灭火……

人不能进,人不能近,人不能为,消防机器人却可以自由出入、任意穿行。爬坡、越障、避障、旋转,高清无线图传、有毒有害气体检测分析、现场声音采集……这些体重仅有三四百斤的小家伙们,高不盈米,小巧,灵活,可爱,呆萌,把20多种技能融为一身,俨然一个“哪吒闹海”,只不过,它们闹的是危险丛生的火海。

从这一天开始,我们的灾难救援将踏上新的征程。

这一天,他们已经等得太久了。

没有借鉴,没有参考,那些日子,他们把太多精力扔进了消防机器人研发的汪洋大海,在这片迷茫、未知的水域里挣扎、扑腾。

体积,重量,扬程,重心,通讯,影像,越障,防爆,涉水,抗震,抗冲击,牵引,洒水……太多问题需要解决,太多沟壑需要逾越。

这是一个陌生的领域,也是一次全新的挑战。

许开诚他们在矿用抢险救援机器人行业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在他们看来,矿用与消防,行业不同,但在机器人的技术上却有着很多共同点,比如性能,都是为了“机器换人”实施救援;比如目的,都是为了保护生命,减少损失……

然而,隔行如隔山啊,设想与实践总是存在着差距。

有一次,消防机器人的水炮刚刚射出水,前头就翘了起来,机身差点儿翻了个儿。重心找不准,就不能保证机器稳固,仅这一项,他们进行了数十次实验。

最难攻克的是电磁干扰。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机器主板、应用系统都将受到影响,并存在着随时“罢工”的可能性。然而,一台机器人的零部件算下来超过3000个,每一个都会产生电磁波。他们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分析,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检验……

他们揉碎了作息,颠倒了日夜,想起来就是一通埋头大干,有了好点子立马集合讨论。盯得时间长了,站得时间久了,许开诚就落下了颈椎腰椎的毛病,疼起来,坐立不安,咬牙切齿。

自打钻进这项事业里,张树生和一帮年轻人就像着了魔,话少了,笑没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发起呆来,懵懂的孩子被父亲的样子吓到了,很长一段时间,连“爸爸”都不敢叫了……

一组一组的数据,像漫天飞舞的雪花,落下来,化成水,蒸发掉,又变成雪花,又落下来化成水;一次一次实验,就像在坑坑洼洼的路上穿行,跌倒了,爬起来,再跌倒了,再爬起来。失败的经验堆垒起来,就是一座山,山的另一面,是春暖花开,是和风丽日。

在经历了上百次试验攻关之后,2016年6月,我国首款防爆消防灭火机器人诞生了!

新时代的中国,千行百业蓬勃茁壮,高层建筑、地下建筑、石化企业等不断涌现,隧道、地铁等新型环境增多,建筑主体和生产企业的特殊性,使我们不得不考虑到,一旦发生灾难事故,救援该怎么进行?

闭塞的环境,复杂的区域,高温,黑暗,毒气,浓烟,爆炸,如果没有相应的先进设备跟进,财产损失事小,更重要的是无谓的伤亡。

自动化、智能化普及的今天,在救援中实现“机器换人”,是大势所趋,也是时代的渴盼。

其实,早在20世纪90年代,我国就已经开始了对消防机器人的研发。但,实用案例并不多。

关键在于技术上的攻坚。国际上,美国较早开展了消防机器人的研究,日本、英国、法国、德国等紧跟其后,1986年,名为“彩虹5号”的机器人在日本的一次灭火行动中首次亮相。不能不说,在研发和实战方面,我们还有差距。

我们一直在追赶,步履铿锵。短短几年时间,我们自主研发的消防机器人,正悄然来到我们身边,并昂首阔步地走出国门……

开篇时的场景,发生于2016年8月23日。

那一天,全国第二届危险化学品救援演练竞赛于大庆油田举行。这是一次高规格的竞赛,除国家有关部门和相关单位参加外,不少国外消防安全部门负责人和政府要员也应邀到场。

时隔三年,许开诚他们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旧热血澎湃。与其说是一次竞赛,倒不如说是一次尝试,一个全新的开始。

多么伟大的一项“生命工程”啊!

时隔三年之后的盛夏,我见到了许开诚,他们把一个个鲜活的例子摆在了我面前:

某高层建筑工地,浓烟滚滚,多人被困。消防机器人战队迅速出列,灭火侦察机器人充当“先锋”,高倍数泡沫灭火机器人“吞云吐雾”,消防排烟灭火机器人刮起“龙卷风”,好漂亮的一套组合拳,大火在机器人的联合压制下逐渐熄灭……

某化工厂,毒气弥漫,随时可能发生爆炸,现场环境复杂。消防灭火侦察机器人径直冲向火源腹地,实时采集、传输火灾现场视频、火点分布、燃烧温度等数据,为救援提供可靠依据和安全屏障……

某机械厂,夜幕降临,火光冲天,现场堆积着大量木材和原料,厂房钢结构已经变形,若不及时扑救,将演变成“火烧连营”。消防机器人迅速参战,近百米的高压水柱喷涌而出,直击火源中心……

某商场,地下冷库突发火灾,聚氨酯泡沫燃烧,难以寻找火点,烟气迅速扩散,温度不断提高,火势威胁到毗邻的小仓库和门市,救援人员已无法深入。消防机器人立即开展内攻,判明火源,提供数据,回传影像,人机联手,救援圆满成功……

未来的路上,更多的灾难等待着它们去救援,更多的危险等待着它们去冲锋。

啊,中国勇敢的“钢铁战士”!

十一

办公室里,我和许开诚相对而坐。

许开诚一点儿也不像70多岁的人,他满面红光,精神矍铄,言语间流淌着十足的底气。

这些年,他和他的团队埋头于机器人研发事业,许开诚从不惑之岁熬成了古稀之人,张树生一班人从初涉世事的“小牛犊”熬成了成熟稳重的行业之虎。

他们的底气,来自于时间的恩赐,来自于无数次失败的磨砺,来自于凝聚着他们心血和智慧的消防机器人。一切苦和难都被现实的容光焕发遮掩着,藏在内心深处,有时候拿出来晒一晒,就能始终坚守住最初的那颗本心——如果我们研发的机器人能救出一个人,再多的付出也值得。

这使我想到许开诚的那句话:智能化研究,是一项永远没有尽头的课题!

电水壶里的水开了,咕嘟咕嘟作响,仿佛在唱着一曲祝福的歌。许开诚站起来,为我们各自倒上一杯。他端着水杯,把红润的嘴唇凑到杯口,轻轻吹了吹,蒸气从杯子里飞出来,落到他的脸上,整个人显得更朗润了……

(作者:黄军峰)

责任编辑:崔睿娜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zhbcyl.777x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大博彩公司 一起发博彩论坛 玩博彩
    太阳城游戏中心 申博游戏网 申博娱乐欢迎你 申博娱乐官方网站
    澳门银河app直营网 香港分分彩官网 太阳城申博娱乐代理 彩天堂登录直营网
    荷兰本土博彩公司 e世博博彩浏览器 中国博彩联合会 hot国际博彩
    博彩赌博 欧洲主流博彩交易所 新加坡博彩4的 w华人博彩论坛
    404psb.com DC815.COM 338XTD.COM 157cw.com 899BBIN.COM
    97XTD.COM 66sbmsc.com 758XTD.COM 987sj.com 998jbs.com
    166TGP.COM 666TGP.COM S618U.COM 8GJS.COM 8CJS.COM
    6666ib.com 586sunbet.com 167sunbet.com 8JHS.COM XSB5555.COM